贱志

writings of an indeterminate frequency

六月杂谈

本来想写的是年中总结,写完发现是六月的总结,那就延续上个月的杂谈,叫六月杂谈吧。 Le Labo 29 The Noir 买过很多Le Labo...

五月杂谈

May 看到上篇文章的发布日期为一个月前,才发现五月一篇文章都没写,最近心情还是有那么一点奇妙,很多时候都想写点什么,但...

Talk About Sulli

JiaYin 姐刚好发了条吐槽推,配图就地取材。 虽然版本号没置为1.0.0,但Sulli 这个主题已经算是成品了,其实主题应用场景还是...

深圳一年

忘了去年抵达深圳的具体日期,不过想想基本上也差不多有一年了。来来去去这几天,折腾了几个城市,其实也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...

退税

唯有死亡和税收亘古不变。 这是美国的一句俗语,美国的税收制度是及其完善的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今天财务姐姐突然和我说可以...

2019 – 2020 跨年博客

按照惯例,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写一篇跨年博客来大谈特谈,今年是第八年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很高兴。 人总会赋予数字一些特...

信用卡随想

之前一直用老爹的兴业悠白金,刚性年费900,感觉没什么卵用,月初的时候就注销了。自己一直没办卡的原因是作为一个无业游民...

巨无霸

巨无霸 我最喜欢吃的是巨无霸。 曾经这是我经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,实际上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年,我都没吃过麦当劳。 农村长大...

搞钱

小时候家里条件很一般,零花钱很少,差不多每天有5毛一块的样子,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不是每天都有零花钱了。只是差不多记得那...
贱志
贱志

writings of an indeterminate frequency

posts

138

views

6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