贱志

writings of an indeterminate frequency

梭子蟹

今年开海以来,买了很多次梭子蟹。多亏了之前父母来的时候要求买一个蒸锅,以及线上买菜的飞速发展,否则即使生活在海边城市...

2021 – 2022 跨年博客

按照惯例,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写一篇跨年博客来大谈特谈,今年是第十年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很高兴。 人们喜欢用整数来纪念...

圣诞随想

Merry Xmas 今年圣诞节自己买了一颗圣诞树,除了外食其他时间完全宅在家里,打开电暖器,过了一个温暖的周末。因为住在商圈附...

十年问卷

在椒盐鸵鸟博客看到的问题,点了点翻到了原始的帖子,基本不活跃的我自然也没啥点名,自己写着也算一个小总结吧。 1.用三句话...

2020 – 2021 跨年博客

按照惯例,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写一篇跨年博客来大谈特谈,今年是第九年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很高兴。 虽然观众越来越少,但自...

深圳一年

忘了去年抵达深圳的具体日期,不过想想基本上也差不多有一年了。来来去去这几天,折腾了几个城市,其实也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...

退税

唯有死亡和税收亘古不变。 这是美国的一句俗语,美国的税收制度是及其完善的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今天财务姐姐突然和我说可以...

2019 – 2020 跨年博客

按照惯例,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写一篇跨年博客来大谈特谈,今年是第八年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很高兴。 人总会赋予数字一些特...

巨无霸

我最喜欢吃的是巨无霸。 曾经这是我经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,实际上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年,我都没吃过麦当劳。 农村长大,差不...
贱志
贱志

writings of an indeterminate frequency

posts

38

views

77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