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我爸生日快乐

北方一般都按照阴历来过生日,所以生日每年基本都不是同一天,去年的《祝我爸生日快乐》要早几天。

小时候家里还是挺穷的,我爸是民办教师,赚的工资要补贴给爷爷这边,工资具体拿来做什么因为我当时太小,已经记不清了,反正应该是有几年没拿到自己的工资。有一次可能是和爷爷发生了一点分歧,在和爷爷理论的时候就哭了,是很伤心那种哭,即使当时很小,也能感到我爸的不容易,虽然第二天醒了就根本不记得这回事了。如果说年轻的时候还能哭诉一下,到了这个年纪,已经不可能去和谁哭诉了,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。

我看见我爸哭的时候很少,但我都会哭,我想这也算是一种父子连心吧。

还有一次是我奶奶手术的时候,我奶奶是直肠癌晚期,手术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是是癌症晚期,还以为是普通的手术,后来情况恶化了才知道是癌症晚期,虽然最后发生了术后感染结局不好,但是肿瘤摘除过程还是很成功的,手术结束后我爸哭的歇斯底里,一开始别人还以为是手术失败了,过一会才知道是因为手术成功激动的,即使我什么都不知道,看见我爸哭我这眼泪就哗哗的停不下来。

以前我就写过,我爸是一个及其好面的人,上高中的时候我沉迷于去网吧,后来由于成绩下滑太厉害,班主任就把我爸叫到学校了,好像班主任把我爸给说了一顿,大致就是说家长当的不合格把,这对于一个及其好面的人来说可以说是及其不能忍受了,可是我爸为了我还是强忍了下来,这事是我过了好几年才知道的,虽然当时表面没什么反应,但内心波动还是很大的。真的,我很感激我爸

朱自清在《背影》中写到最不能忘记的是父亲的背影,关于我爸的背影我有一个印象很深的镜头。十年前我拥有了人生第一款苹果笔记本,Mac 是不带鼠标的,当时我的购买价格我记得很清楚,电脑加鼠标一共是九千五,当时对我家来说是不小的开支,而且这也并不是什么刚需,当时我爸也只是问了句必须买么后就给我买了。电脑到手后我兴奋的不行,在送我爸出校门的时候看见他踩着雪背影逐渐离我远去,兴奋的心情突然消失了,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我欠这个男人实在太多了

我和我爸算是非常典型的中式父子关系了,交流不多,但是情感纽带很深。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父子间的交流似乎变得很少起来,我能明显的感受到我爸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状态,因为我也是一样的状态呀。往往最后的交流就变成下面这样。

我爸:工作累不累,好好干。

我:别老喝酒了,有啥用。

今天,我不会说这个人无药可救了,今天是他的生日,我祝我爸生日快乐。

Bigfa

computer loser

Countin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