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头札记 – 腿疼怎么办,农活接着干。

老头今年八十二,单身,身体还不错,哪都不突出,就是腰间盘突出。

一般和朋友聊天,我都把我爷成为老头子,在家一般我都不会这样称呼,他们那一代人还不习惯这种语言上的亲密。

从老头这辈开始,差不多我们家就成为了教育世家,大部分人都在教育系统里工作,早知道现在相亲市场上人民教师这么吃香,我是不是也就从事教育行业了。

老头年轻的那个年代,小学毕业就可以直接当老师,因为老师工资不高,当时的人们也不重视教育,教师地位低下,一度被成为“臭老九”,基本没什么人愿意当老师。老头当时是读了专科院校,算是上了大学的人,在当时也算是高材生了,因为家庭原因,读了一半就回来工作了,直接当校长。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原因,我现在可能就是国家领导人的后代了。

当校长并不容易,在工作的同时还要种地,学校离家非常远,上下班基本靠走,后来买了自行车,就是非常高大上的交通工具了。老头当校长的时候也是个强硬的人,对那些“坏小子”根本毫不客气,一点不害怕。现在偶尔回忆,也会因为这些镜头沾沾自喜。我比较好奇的是并没有什么学生来看望他,这么来看,貌似在教育事业中并不是很成功啊。

后来老头离开了教育系统,进入了政府,然后开始了一辈子清廉的政治生涯,据说别人上门来送礼,都给人家骂了回去。很多东西我都无从考证,姑且就相信这些事情都是真的吧。现在偶尔会说如果留在教育系统现在会赚多少多少钱,其实以老头的性格赚多少对花多少根本没有影响。

老头有六个孩子,几乎一辈子都在为孩子奔波操心,儿子们自然是孩子们的重中之重,为每个儿子盖房子娶媳妇。小儿子因为种种原因日子过的并不是很好,直到现在也经常担心,所以说是一辈子为孩子奔波操心一点也不为过。到现在偶尔还会为孙子们的事而操心,操碎了心说的就是老头这种人。

我奶奶走的比较早,由于孩子们都有各自的生活,老头自己生活不是很方便,所以就涉及到找老伴的问题。在我看来,这个岁数也就是做个伴,但是事情远远没这么简单。这几年,过日子过走了两个老伴。老头是强势好面的人,死活不承认自己有问题。俗话说的好,一个巴掌拍不想,两人过日子过不到一起去,肯定是双方都有问题的。

到现在,也就基本断了找老伴的念头,就只能一个人生活。不过孩子们都有自己的生活,现在腿脚不方便,对老头来说生活质量真是下降了不少,也经常会因为这个事上火。我觉得想改变现状,至少要试着改变下自己,不过以老头的性格,这个是不存在的。

老头在县城有几个好友,都是退休的教师,偶尔会来个小聚会,吃吃饭喝喝酒什么的,貌似前几年有一个身体不好还去世了,他们这个年纪,还有几个酒肉朋友,也算是一件幸事啊。

早些年工资是很低的,在上班的时候还要种地,不过也没什么毛病,在农村生活的人即使有工作也要种地。这一种基本上就是一辈子,退休后来到县城生活,居然在小区边上开荒种地,而且开了不少地,不过城里不像农村,每年到丰收的时候基本上被人偷的七七八八。可能是因为重活干多了,也可能是岁数大了。得了腰间盘突出,压迫神经,经常腿疼,一开始应该不是特别疼,所以就坚持干活,一边治疗一边干活,结果不用想也就知道了,现在走路困难,呆着也很疼。

于是老头就因为腿疼经常上火,别人怎么说的不听。说实话,腿疼严重完全是自己造成的,老头自己心里也应该非常明白,但是以老头的性格是肯定不能承认的。因为保护身体这个事,我试图和老头谈了两次,基本没有什么效果。对此我已经放弃了,从前几天开始,关于腿疼的话题我就没参与过了。正所谓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”。虽然我对老头不注意保护自己身体这个事颇有微词,但是我还是希望老头能过的更好。

老头爱酒,喝了一辈子。现在如果不是特殊情况,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喝上个一两白酒,如果有人陪着一起,可能还会再来一瓶啤酒。一般老年人都会有高血压,老头也不能幸免。老头平时不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,却十分害怕生病,老头以前特别喜欢吃重口的东西,现在却不吃太咸的东西了,想来是之前血栓把自己吓到了。这个年纪也没什么事干,喝点酒大家也都不反对,我想说的是“少喝酒,喝好酒”。

今天是老头生日,我祝我爷生日快乐。